【時尚政治學】當戴安娜遇上戴卓爾夫人

一九八一年七月二十九日,陽光明媚,身穿象牙白婚紗的女子步出馬車,踏上舖著紅地毯的樓梯,她一級一級往上走,身後的女賓與軍士合力整理婚服的長紗,將一吋一吋白紗從馬車裡拉出來,直至二十五英呎長的薄紗舖滿整個長梯——如此一場世紀婚禮,全世界的目光投射在戴安娜王妃身上。

八十年代確實是戴安娜的。當二十歲的戴安娜穿上採用了153碼布料的婚紗塞滿整輛婚禮馬車時,她就是八十年代的序章——不同於六十年代追求愛與和平、七十年代龐克反抗,八十年代的所有都關於膨脹與過量,那是物慾高脹的時代,也是不停展現的時代。

那場後來朽壞的婚禮似乎也預告了八十年代不像表面看上去那麼繁華無憂。(網上圖片)

但時尚的隱喻就是越缺乏什麼,就越推崇什麼。同一個英國,另一個同樣著名的女子戴卓爾夫人剛得權兩年,正面對英國經濟蕭條,失業率居高不下,這一切幾乎要把她拉下來,她卻挽著她的手袋、戴著她的珍珠練,以她的倔強在整個八十年代的政治舞台上發光發亮。同一時間大西洋隔開的美國,第一夫人南西雷列根的丈夫面朝與戴卓爾夫人類近的經濟問題,南西追隨前人積琪蓮·甘迺迪(Jacqueline Kennedy),冀圖以個人魅力與風格收獲人心⋯⋯

時尚經濟學:貧乏與豐盛

Macintosh HD 10.9 oem:Users:yuhei:Downloads:bb70044c90fd7de8cccebae9766c124a.jpg
一場世紀婚禮開啟了華麗繁複的八十年代,另一個同樣影響時代的女子戴卓爾夫人與戴安娜皇妃一起看著時代的開幕。(網上圖片)

一九八一年盛夏這一天,由父斯潘塞伯爵陪伴著走進聖保羅大教堂時的戴安娜,經過身穿寶藍色套裝、戴同色禮帽的戴卓爾夫人。

而同一場合內的南希列根穿著粉紅色裙子與同色外套、禮帽,色調柔和,她因丈夫在三個月前被刺殺未康復而獨自出席,明亮粉色,正好讓世人感覺列根總統正穩步康復中,美國境況如婚禮當日陽光明媚。

而半年前的一月二十日,列根總統就職典禮,世人難忘南西的Adolfo大紅晚禮服,甘迺迪夫人離開白宮後,美國很久沒有這樣的風景了。她也確實有意以風格為手段,當年積琪蓮通過重新設計白宮的裝飾來改善甘迺迪政府的形象,也順便顯現自己在藝術和歷史方面的修養,當中更包括將白宮東邊一個荒蕪的花園打造成甘迺迪花園(Jacqueline Kennedy Garden),在園中種滿玫瑰。《Vogue》前主編黛安娜.佛里蘭(Diana Vreeland)曾評價她說︰「她讓品味真正地成為了品味,而在此之前,美國人根本就不在乎這個。」

Macintosh HD 10.9 oem:Users:yuhei:Downloads:160306130052985-600x400.jpg
南西有意模仿此前的第一夫人積琪蓮,卻並非所有美國人都喜歡她的招搖。(網上圖片)

但美國人似乎不太接受南西的獻技,她大規模整修白宮,卻因訂購了4732件價值逾20萬美元的瓷器,而為人咎病——積琪蓮身處的六十年代初,美國經濟迅速發展,甚至被稱為黃金時代,大眾喜歡甘迺迪夫婦金童玉女的組合,而八十年代初美國經濟衰退,南西曾接受價值達100萬美元的設計師禮服,所受待遇難免與積琪蓮不同。

但她確有自己的風格。戴妃婚禮這天,南西的穿著如此恰如其份,呈現了一個成熟女性穿衣的智慧,雖然穿的是粉紅色,當輕柔的質料隨她邁動的雙腳而飄動時,竟散發灑脫俐落的魅力。比她稚嫩的戴妃以其親和力獲取了世人的愛,或許僅僅差一點,面對同樣失業率高企的英國,戴妃沒有得到指責,這場奢侈的婚禮提供了一個美夢,慰藉當時不安的人心。

但那美夢如戴妃蓬鬆的衣袖,舖滿紅氈的婚紗,在展示之外別無用處。而戴安娜在世人的眼光中大概了解到了展示的力量,卻未找到她要展示些什麼——她還沉浸在成為一個好太太的美夢中,仍未想到戴安娜自身到底是誰,有著怎樣的性格,可以去做些什麼。

這個女子仍未找到自己的風格,她總是摸索著該穿些什麼,有時摸對了、有時又摸錯了。那時她尚被傳媒稱為Shy Di,害羞的戴安娜。把時間往前撥五個月,二月二十四日,查理斯王子與戴安娜公佈訂婚消息,戴安娜身穿白色襯衫配藍色套裝裙子,傳媒有點失望,準皇妃穿得更像政治人物——也難怪有這樣的觀感,這一套衣裙與此前兩年,即一九七九年戴卓爾夫人獲勝為英國首相時穿的藍色裙裝有異曲同工之妙,內裡同樣襯上白底襯衫。

Macintosh HD 10.9 oem:Users:yuhei:Downloads:81caf93fa30acfe8647b8b50ef5c4d25.jpg
戴安娜初時的衣著打扮並不如其後那麼簡約,如了解自己適合什麼。(網上圖片)

而婚禮中,即將與查理斯宣誓結婚的戴安娜走進禮堂,經過已掌權兩年的戴卓爾夫人,她穿著她在重要常合最常穿的藍色,雖不突出,但實務而剛強。如果戴安娜在這場全球直播的盛事中是顯性的英國形象,戴卓爾夫人就是那個隱隱然,又穩穩的托起整個局面,讓英國仍可承受這場奢侈婚禮的女人,她堅決而清晰的指令,小政府、大市場,大刀闊斧解決國內經濟問題。

這時的戴卓爾夫人,對比七十年代中期開始獲取權力時,更知道服飾強調個人形象的力量,卻又始終以一種不慍不火的態度運用這種工具。她身上這種藍色也是策略之一,她常穿藍,不止成為英國首位女首相,正式入主唐寧街10號時穿的碎花襯衫配上深藍西裝套裙(即戴妃訂婚時與其撞衫的一套),她在不同重要場合都是深深淺淺的藍,那是她小學校服的顏色,也是保守黨的主色。電影《The Iron Lady》裡就重現了她衣櫃裡一片深淺不一的藍色衣裙。

說她不慍不火,對應著八十年代女性進入職場、渴求成功的形象,人人頂著蓬鬆髮型、厚厚的墊肩,一種虛張聲勢的盔甲,來自當時熱播的《Miami Vice》、《Dynasty》等電視劇,但鐵娘子的墊肩平和太多了,甚至常在線條明確的套裝裡,襯上更為柔和的小翻領或pussy bow絲帶蝴蝶結。她的態度更多從她堅持佩戴的珍珠頸練與手上的小手袋中隱隱透露出來。前者是她堅持不理會服裝顧問的意見,因珍珠鍊為丈夫所贈,不止為其服飾也為其風格增添更多人性的觸動。她多選用輪廓鮮明的方形手袋,雖然這種小手袋內確實放了首相必用之物,但更覺得比起厚墊肩外套,這小手袋更是女首相虛張聲勢之物——戴安娜王妃的婚服膨脹而無止境延伸開去,戴卓爾夫人的倒是遁另一道而行:內歛,所有焦點縮成她手上那一方小手袋,穩穩的承接一切。

Macintosh HD 10.9 oem:Users:yuhei:Downloads:2.jpg
鐵鋃子衣櫃裡有大量藍色衣裙。(網上圖片)

改變中的世界:解殖、冷戰

八十年代的展開如戴安娜婚服的籠袖般華麗,在戴卓爾與列根的自由市場主義中,大家追捧豐盛與成功,這個開展得有點夢幻的時代卻同樣是清理歷史遺留問題的轉折時代,世界的皺摺如戴妃婚服的長紗般將要一一展開。

戴安娜也在這樣的八十年代開始展開自己的風格,她愈趨簡約,也一再打破皇室的穿衣習慣,比如不戴禮帽,也穿起了多在喪禮時期穿著的黑色衣服。一九八五年,她與查理斯訪問白宮,以其魅力征服了華盛頓,當天有記者發問皇發言人戴妃紅色帽子的事,指的就是戴妃一頭天然紅髮,並沒有戴上帽子。

戴妃就這樣在國際外交上建立了一個新的女性形象,一九八六年出訪加拿大更穿上Jasper Conran的西裝,距離聖羅蘭推出吸煙裝已二十年了,但其實女性,尤其皇室成員在公眾場合穿褲裝還未普遍,戴安娜算是先驅。

對比戴安娜逐漸摸索出自己的風格,被視為時尚代名詞,穿過的衣飾在身後多次被展出。戴卓爾夫人卻是另一個故事。她的衣櫃被時裝編輯Alexander Fury評為沉悶,數年前英國本土的維多利亞與艾伯特博物館曾婉拒為戴卓爾夫人舉辦衣飾展覽,原因是他們傾向展示具有優秀藝術及技藝的服飾,而戴卓爾夫人的衣飾更多是「承載英國政治歷史」,也算是有技巧地奚落了前首相的衣著一番。

但確實,前首相的衣飾經歷太多歷史性時刻。有那麼一條藍色裙子,見證了戴卓爾夫人的起與跌。一九八二年,戴卓爾夫人在與鄧小平就香港前途問題談判會面,會後於大會堂摔了一跤。這條裙子,翌年戴卓爾夫人再勝出連任首相一職,穿著的就是同一條藍色紅點連衣裙。

而其實,戴卓爾夫人與時尚最靠邊的一次倒不是她穿什麼,而是她身旁的人穿什麼——一九八四年,以口號抗議T恤聞名的英國設計師嘉芙蓮.漢納(Katharine Hamnett)穿上自己設計的T恤走到唐寧街首相府與戴卓爾夫人見面,那是一件印著「58﹪的人不想要潘興飛彈(58% don’t want Pershing)」標語的T恤。這一幕就讓記者拍下了,也於翌日掀起了討論,令英國人更關注導彈事件。

是的,八十年代的世界,除了處理帝國主義留下的殖民國問題,冷戰雙方也互相摸索,英國站在美國同一邊,而因怕蘇聯軍備追上美國,北約決定在西歐部署潘興II式中程導彈,所有潘興II型導彈都存放在西德,而巡航導彈則分散在西德、英國、意大利、荷蘭和比利時,可以預見,若果美蘇開戰,世界會陷入怎樣的困境。

就在漢納穿上拒絕潘興飛彈T恤的同一年十二月十五日,蘇共政治局的戈爾巴喬夫應邀帶領蘇聯議會代表團赴英國訪問,另一個影響八十年代甚深的女人上場了。賴莎·戈爾巴喬娃( Raisa Gorbacheva),後來的蘇聯第一夫人,是個會與戴卓爾夫人一般穿上絲質襯衫,打一個pussy bow的蘇聯女子,她與她的丈夫一樣,開明、朝氣,願意打破冷戰局面,她在倫敦一行甚至帶回了最時興的衣裙。

這樣的女子,在蘇聯國內一樣如當時的美國第一夫人南西般,既受吹捧,又被保守派抨擊為過份奢侈。到了翌年十一月,已是蘇聯領導人的戈爾巴喬夫在日內瓦高峰會與列根總統終於碰面,美蘇高層的接觸自一九七九年已中斷兩年了,由於先前列根對前任蘇聯領袖的強硬,沒人料到兩個總統竟會擦出火花。當時活動舉辦場地是在日內瓦湖畔的一間小型船屋內,列根提議與戈爾巴喬夫去散散步,他們在美蘇核子對峙處於最高峰的當時,一起在湖邊交談了個半小時。

Macintosh HD 10.9 oem:Users:yuhei:Downloads:nancyreagan_custom-d06354d618cbc6a816a844cf29efee26c1ab7990-s800-c85.jpg
八十年代的世界,女性以各種角色——或統治者、或統治者旁的重要女性,影響著世界的變改。(網上圖片)

而兩個世紀女子也一起喝了一場被傳媒描述為Cold War, Hot Tea的茶會,兩名權勢女子,賴莎穿白襯衫黑外套與及膝裙,南西同是及膝裙配沉色格子外套,兩人言笑晏晏,似是美蘇兩方關係將轉向明朗的序章——他們的丈夫是明場,她們恰似一套有關冷戰的電影裡的暗場,在熱茶氤氳間,隱喻了一切。

此情難再的紅裙宴

此後美蘇決定了在華府與莫斯科再舉行兩次高峰會,破冰從此起。到了八十年代尾,國際局勢起變動,一九八九年拆除柏林圍牆成了九十年代蘇聯解體的序章。

此時的世界,與八十年代初的誇飾不同,漸移入九十年代的簡約,戴安娜也不再是只心心相繫於其婚服的稚嫩女子,當那些成功女性追求power suit,戴安娜早離開了她未懂世事時那一大圈袖子。她運用自己的能力關注愛滋病、關懷痛風病人,參與多種公益活動。她甚至明白只有簡化自己的形象,才能使傳媒更將注意力放在她關注的公益上。那些簡潔的套裝裙、直筒連身裙,更多的出現在她的身上。

988年11月16日,雷根總統伉儷問候他們的好朋友英國首相撒切爾夫人伉儷。(Juliet Zhu/大紀元,圖片來源:Ronald Reagan Presidential Library)

戴卓爾與列根兩對伉儷的合照為八十年代的畫上可一不可再的句號。(網上圖片)

而如果要說八十年代最後的華麗,總覺得不能不提一九八八年,鐵娘子攜夫探訪美國,戴卓爾與列根兩對伉儷風采依然,兩位夫人都穿上紅色裙子。戴卓爾夫人其實也如南西般愛紅,只是她只會在出訪時才穿上這不符合英國保守黨顏色的紅裙子。

這樣的會面可一不可再了,列根在翌年一九八九年一月卸任,而戴卓爾夫人也因為人頭稅的風波在連任三屆後,終於一九九零年一十月下台。

八十年代的穿衣故事,以繁複婚服序章,以華麗紅裙結尾,中間的皺摺、紋理、質感正是影響現代世界局勢的數個女子的故事。

原刊《La Vie》雜誌

【時尚政治學】

衣服作為密碼,不只有關風格,有閞穿衣的人,也有關時代的拉扯與慾望,以衣飾透視時代洪流,時尚政治學將過去一百年的故事透露出來。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