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解香港肥妹仔唔可以行fashion show?

昨日是HK Fashion Week首天——但咪住,香港有fashion week嗎?其實真的有,還存在了頗多年,只是不知道為何,每年都好似沒有什麼人知道。今年時裝周內有一場好玩的時裝騷,由師承Alteratif的Yeung Chin,Jane Ng, Alee Lee一起呈獻,Alternatif行外人未必太認識,由時裝設計師Silvio Chan創辦,多年來舉辦過很多實驗性強的時裝騷,多年前已試過在充滿「地踎味」的咸濕戲院行show。偏偏今次這場想表達不同體型有不同美感的fashion show,有一個肥妹角色被叫停了。

在穿衣與脫衣間,一個身體呈現了什麼

騷場背景是一列疊高的洗衣機,場中位置以數張碌架床戲謔青年旅社這個讓不同人相遇的中途點,還有一個代表洗衣、時間與命運偶然性的滾筒在碌架床之間。Model們在劇場裡來回穿梭,有的百無聊賴、有的穿衣又脫衣、有的互相追打⋯⋯日本音樂人drowsiness特意為此show配樂,將不同語言的「穿衣脫衣穿衣脫衣」句子混進樂曲裡,以表達三位設計師思考在此世代,時裝到底代表什麼?

楊展一節,很多model是網上徵召回來的,所以並非平時看慣的高瘦型model,show場內,model散落四處,自由的以衣服表達自己,偏偏來了一位拿著具有性隱喻皮鞭的船長,規勸場內每人要跟著他的要求去穿衣,不時以皮鞭懲罰穿衣不當者,到底自由與限制暗示了什麼?

(左起Jane Ng, Yeung Chin, Alee Lee作品)三位設計師在同一個洗衣場setting裡訴說自己不同的故事。(圖片由大會HKTDC提供)

而其實台前過百位觀眾並不知道,這場show與昨夜綵排時有何不同——有一個穿魚網絲網的肥妹角色沒有了,「如果我純想表達色情,為何不找傳統所覺得美的胸大腰細身型?我真的覺得肥有肥的美,為什麼要用看瘦人時的美學去看另一些體型?」楊展說,「比如侏儒,不是一個矮字去籠統地談論他們,他們也有自己身型的比例,又如當個一侏儒與一個很高的人站在一起,呈現的比例又不一樣。當一群不同身形的人在show裡出現,站在一起就是一種有對比的美學構圖。」

說到肥女子與fashion,難免想起McQueen 2001的”Voss”系列,但這也是近二十年前的騷了,「就算講肥女子在藝術上的處理,McQueen Fashion Show裡呈現的與寺山修司呈現的也不一樣,我這邊呈現的又是另一種,一個如像包租婆般的角色,為什麼我們要規限只有一種高瘦的靚,為什麼在肥妹裡,又只能有一種故事?」是的,沈殿霞與渡邊直美也是不同的類型。

無論如何,台下的觀眾還是錯過了這個角色,但有趣的是,恰如隱喻,本身楊展這一節演出,就有一個船長的角色老是以皮鞭懲罰穿衣不當者,所以這個小風波,又似乎印證了他的show裡原本想表達的自由與規勸。

時裝世界的雙重性

PHENOTYPSETTER FW19的主題:upper/undermost,將底部與面部衣物互換、並置。(圖片由大會HKTDC提供)

楊展詰問自由與限制如何如影隨形,恰好另外兩位一同展示的設計師也在各自的部分呈現時裝的雙重性:Jane Ng將upper/undermost的對比呈現、Alee Lee則將硬朗與脆弱混合一起。

Jane Ng的雙重性來自主題的選取,其品牌PHENOTYPSETTER今季將衣服內外翻轉,模特兒們身上有奇怪的支架框著身體,有的如圓拱形突出,有的在肩膀延伸出去,有的是穿在外的裙撐。設計師將西方服裝裡穿在內的裙撐或鯨魚骨束複等元素化為外部服裝,回應其品牌PHENOTYPSETTER FW19的主題:upper/undermost,將底部與面部衣物互換、並置。

作為三位設計裡最年輕的一位,Alee的模特兒身穿混合了衛衣、戰壕衣、電單車褸元素的羽絨服,特別加長的領子延伸成帽子,將現代人孤寂的臉孔埋藏起來,當兩個遮掩了面目的模特兒在床上對坐,相望而無法溝通,將現代人的脆弱與疲倦展露無遺。

ALEE LEE FW19拆解組合再拆解日常服,以硬朗的廓線,配上柔軟的間棉,呈現出奇異的比對感。將日常服變得不再日常,熟悉中增添陌生的快感。而模特兒們在碌架床邊建身,亦延伸了脆弱與硬朗的討論。

雖然少了一個角色,但總覺得三位設計師做著自己喜歡做的事,已是在推動著時代前進——就如show場裡有那麼一幕, 模特兒攪動碌架床之間那個代表洗衣、時間與命運偶然性的滾筒,只要持續下去,總有事情發生。

一如楊展說:「我們想做一些有爭議的事,有爭議就有討論,有討論就有思考,那麼時代就會往前。」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