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真時緊抿嘴唇的女孩:讓我像繩結一樣靈活

派對內,大家正聊得興奮。門鈴響起,一個頂著櫻桃小丸子「冬菇頭」的女生提著車仔麵笑嘻嘻地加入派對。「啱啱先收工咋!」說著,她蹦跳在席間為自己找個坐位。同在設計圈,這不是我第一次見她,只是之前在一些設計活動總隔著人群,但久不久總會在朋友的社交平台上看到她的訪問短片:說著自己怎樣堅持以繩結做新的設計,說到認真時嘴唇抿緊,實在猜不到現實中她是如此活潑的女孩。

席中她又說起正在為她自己的品牌找新出路,她說她不喜歡零售的模式,但又很想別人可以用到自己設計的產品,最近成功用Kickstarter的方式推出自己的新系列,一改以往的「做貨」在店鋪等待客人來選購的零售方式,「我希望是客人下單後再為對方做貨,不是量產,而是小量的慢慢做。」她思考的是在講究快靚正的大勢裡,如何可以找到屬於自己的步調,設計亦能夠因應自己的心意靈活變通——聽著聽著,我發現那個認真時會抿緊嘴唇的女孩又出現了。

心裡很好奇,為什麼會在經營了自己品牌七年後,有了需要改革的想法?而同樣作為設計師,我一樣不喜歡零售模式,一邊寫著這個笑起來帶幾分稚氣的女生的故事,一邊想這不也正是本地獨立品牌尋找不同經營方法的反映嗎?

她是本地品牌ZOEE的創辦人Zoe Siu,來聽聽她的故事。

想起Zoe派對內那句「啱啱先收工咋!」 , 不難想像她認真工作的樣子。 (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

物與身體的關係:手造、親身接觸

看上去像小丸子的Zoe其實設計經驗豐富,從香港理工大學時裝設計系畢業後,協助過本地品牌開荒、在國際品牌工作過、跑過東京和巴黎的展銷會,即使在講究快捷的時裝工業裡打滾了好些年月,還是沒法忘記手造設計的那份親厚質感。「我希望自己慢下來,不想為了節省成本而好快好大量地生產。」於是Zoe離開了快速時裝工業,回歸原始,向繩結尋找自己的靈感。

Zoe離開了快速時裝工業,回歸原始,向繩結尋找自己的靈感。 (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

問Zoe為甚麼是繩結,她雀躍地說:「那時為一個比賽找靈感,想要快速學習一種以往未接觸過的技術。第一次接觸就覺得好正,不需要任何工具,我只需要用我雙手。」原來繩結從石器時代起就與人共活,曾經人類的祖先以繩結網捕魚,又曾以繩結數算日子,繩結始自人類的生活文化。「繩結就似是我們與生俱來的本能,就像跑和跳一樣。」小小繩結內藏人類靈活的智慧,一條繩索只要能靈活變通就可以變化萬千。Zoe 想以現代的方式去呈現這人類大智慧的工藝,這大概就是ZOEE的開端。

繩結時刻提醒Zoe手造精神的重要,她時常問自己「咩都可以電腦做晒其實係唔係好事 ? 」設計講究效率,用電腦用科技自然可以又快又準確,但工藝之美就是能自己調節和控制,不用受制於機器流水式的生產,繩結想鬆想緊都能自己決定。更重要的是當中包含的人性化, 如可以控制生產數量等,「現在快速時裝就是以數量去壓低製作成本,於是很多原本不需要的貨品被囤積在貨倉。貨品是做了,但沒有人要穿。」眼見資源用了卻造成浪費,Zoe反思著現在流行的網購風氣,對她來說與物件有實際的接觸和交流是非常重要。「如果沒法親身接觸或試穿,你永遠不會知道是否合身或適合自己。」Zoe沒法捨割飾物與人身體的關係,因此她認為有自己的實體店能親身接觸顧客和讓自己的作品與顧客互動對她來說是不可或缺的部分。

Zoe深信手造的物件擁有機器做不出的溫度。 (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

拒絕量產的堅持:修補一條佩戴多年的項鍊

想法多多的Zoe,想要展現繩結活潑的一面,一直嘗試著將繩結以不同的方式融入自己的設計。最近她嘗試以Kickstarter的方式與年輕設計師合作做新一季的系列,並於新系列將救生結“double fishermen knot”融入到新的設計。醒目的亮藍和淡檸檬黃為設計增添了一份活力,手袋的肩帶可以隨意調節鬆緊,肩帶的長度可以隨意轉換,從型格的側孭到優雅的手提,穿搭的感覺已經完全不一樣。她笑說:「我還在學習,今次合作讓我學習到很多以往自己不熟悉的事物,例如網上營銷的方法,很多知識我們反而要向新一代設計師借鏡。」學習的步伐並沒有因為年資而停下來,靈活的她總是豎起耳朵,探知一切,對新事物充滿好奇。

拍攝新系列 “double fishermen knot”時的情況 ,Zoe定必每事親力親為。 (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

即使新系列的籌備工作如何忙碌,Zoe亦不忘抽空到位於元創方(PMQ)的實體店「坐陣」。她堅持要與顧客保持面對面的交流,去了解她們對作品的想法和意見才能一直進步。「當顧客買了我的作品,我會跟對方說一世包保養。有些顧客將佩戴五年後損壞了的頸鏈帶回來,如果我能力可及,我都會為顧客盡量修補損壞了的飾物。當初我做這個品牌也是想做些較人性化的設計。」Zoe感恩顧客對她的支持,從我看來,Zoe和顧客已經超越了一般買賣雙方的關係,就像是朋友一樣。設計師抱著真誠的心去創作,也為穿戴的對象著想,繩結作品成為連繫彼此的橋樑,為大家結下緣份。

起伏之間:於繩結中遊走

設計的路亦不盡是平坦,Zoe也走過幽谷低潮幾遍。「曾經有過樽頸位,精神狀態好差,有半年到一年的時間都在質疑自己能否再走下去。當時沒有任何實體銷售點,我察覺到不能單單只做飾物,要跳出自己的comfort zone去轉變去為自己找一個新突破。那時候已是做ZOEE的第五年,已經建立了一些很熟練的方法,但我希望走自己不同的路和找多一些方向發展自己。」於是她開始編織大型的裝置作品,編織起繩網,靠著意識力和靈活的手藝,裝置作品反應不錯,帶她的走過了低谷,「最初我離開時裝工業的時候,身邊朋友都不看好,但我決心要走與別人不同的路,屬於我自己的路。」走著走著少不免偶爾崎嶇,可幸一路走來總有繩結相伴。

在低潮時期,Zoe開始做編織大型的裝置作品,編織起繩網,作品受到好評。 (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

在Zoe籌備Kickstarter的時候,當時曾經想問她假如Kickstarter失敗,她接下來有甚麼打算呢?因為Kickstarter是所謂“All or nothing”的方式,如果沒能籌集到目標的資金,所有之前募集到的資金也會退回投資方。問題最後沒有問出口,後來卻發現Zoe在面書上發過文訴說自己的憂慮。腦海不禁浮現,她在撰文時應會因為太過認真而再度出現緊抿嘴唇的樣子。不過靈活多變的Zoe總能找到自己的方法去克服。後來她在Kickstarter的企劃成功募集到足夠的資金,「慢慢來,不要急。」 正如她的創作步伐。

想起告別時Zoe說,在往後的設計生命裡,期盼以設計連結彼此,不單單是顧客。生於香港又在本地大學的時裝設計系畢業的她希望讓香港設計能有自己的位置,「我們常常到外國學設計,如果將來有一天香港設計能獨當一面,外國人也會想到香港讀設計,那就好了。」眼見現時業界的設計師間沒有很大的連繫,大家都各自做自己的事,Zoe希望慢慢將現在分散的業界團結起來。若說她愛繩結,倒不如說她自己就像繩子一樣靈活,將彼此連繫,繩網將會慢慢越編越大,變得更堅壯,有一天能夠高掛她這一個夢。

個子小小的Zoe就像櫻桃小丸子一樣點子多多,靈活多變 , 決心編織出自己的路。
(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
Zoe最近與本地設計師KC Chan於Kickstarter合作的survival knot bag collection造型影片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