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6日—像那個早逝男子一樣面朝內心最深的恐懼

「藝術應該解放你的靈魂,觸發你的想像並激勵人們向前走。」說這話的Keith Haring在29年前的今天逝世了,由1958年至1990年2月16日,活了不過短短31年,像他這樣被稱為塗鴉教父的男子,卻留下了大量街頭塗鴉作品,比其他更長命的同代人活得更精彩。

你一定見過Keith Haring的作品,他是80年代美國街頭藝術家、社會運動者,他作品裡那些重覆出現的發光嬰兒、天使、狗、飛碟、身體穿洞的人,一直沒間斷地被挪用到時裝上。

他的作品滿是粗輪廓、單色的線條,重複又重複的圖案,有如孩童的隨意塗鴉。他遊走於紐約街頭,用他的塗鴉填滿廢棄的牆壁,又喜歡在地下鐵閒置的黑色廣告板上用白色粉筆作畫,以畫筆佔領空間。1983年他一夜成名,也正正因為他於地鐵站內塗鴉時被警察當場逮捕,而當時美國哥倫比亞電視台正在現場採訪他。

在他那些線條重複、圖案原始化的作品裡,有童趣與幽默,但如果你深深看進去,其實內裡不乏挑釁、質問與隱藏的憤怒。他對時事、社會、人性都有關懷,由反毒、反戰、反核到反剝削,都有他的身影。

而他愈後的作品,愈驚心動魄,《啟示錄》(Apocalypse)是與作家William S. Burroughs的共同創作,後者負責文字,參照聖經《啟示錄》的形式書寫,他則將現代末日圖像化,各種形式的墜落、破壞與毁滅,放在今時今日仍很適用。

在1988年一幅命為《無題》(Untitled)的自畫像裡,他將自己的照片以負片形式放大,與一隻無可命名的怪獸纏鬥,而他與怪獸都如被困鐵絲網裡——也同是1988這一年,他確診罹患愛滋病,他的恐懼大概非常巨大,但卻不代表他失去了原本的挑釁、批判與關懷。作品裡他騎在怪獸上,一手攀著鐵絲網穩固自己,另一手抓著怪獸,他雙眼直面怪物如像直面自己的命運。如果你盯著這作品一段時間,你會想起自己直面內心最深恐懼時的狀態。

雖然生命的最後兩年他都是活在愛滋病的陰影下,但他卻沒有停下以藝術宣傳安全性行為及其他社會議題。

像這樣的早逝男子,他的藝術超越了生命本短暫的局限,留給世人他對藝術對社會的熱情與關懷。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