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戰場上,我並不慈悲:從Overwatch的多元想像到女性在電子競技上的參與

「Heroes never die!」醫護官大喊了一句,展開安裝在裝甲上的金黃色翅膀,飛向戰場用具治療功能的手杖向炮火中的隊友發送治療能量,這個關鍵的絕招讓遊戲主播Heilune為團隊取得了這局遊戲的勝利。槍林彈雨的戰場和緊湊的遊戲節奏讓人屏住呼吸,熱血沸騰,她純熟地操作她喜愛的遊戲角色Mercy與隊友並肩作戰。

電玩遊戲是不少人的娛樂消遣,從手機、掌上遊戲機、家庭電子遊戲機到電腦,遊戲佔據著我們生活重要的一部分。在線上能與朋友組隊合作,大大增加了娛樂性的同時,遊戲不再單單是消遣娛樂,而是講究團隊策略、射擊準度和遊戲技巧的社交媒體。不少玩家成為職業選手或直播主轉播自己的遊戲實況,現實與虛擬世界的連接變得更加密切,但你有想過在虛擬世界的表現會因為你現實的性別未被質疑嗎?

從消遣娛樂漸漸發展成一種職業,我們窺視到牽涉性別的一些現象當中發現相對男性,女性在職業電競的參與程度相對較低,當中牽涉的不單單是遊戲於女性群體的趣味性,還有社會對女性形象的定型。從三次元到二次元之間,讓我們發現即使在虛擬世界裡,對女性的批評其實亦從不慈悲,關於多元的個體和性別的議題即使在遊戲世界裡亦無處不在。

直播主Heilune熟練地操作她喜愛的Mercy穿梭遊戲中支援隊友。
( 直播截圖自Heilune的Twitch直播 )

遊戲世界裡的多元

遊戲製作商在製作遊戲的時候,為了讓遊戲角色更加吸引,都會花心思為他們設計華麗的武器和服裝。著名遊戲製作公司暴雪娛樂製作的遊戲一向精細,例如在他們於二零一六年推出的遊戲Overwatch(《鬥陣特攻》),角色設計的精細不單單在於武器和外貌的精緻,而是在每一位角色中你都能找到各種人的個體差異,讓遊戲角色更人性化。

由於大多數遊戲裡都牽涉打鬥的元素,以往可以操作的角色亦因此多為身材魁梧、肌肉橫張的男性。在Overwatch裡,角色來自世界各地,有不同的國藉和人種的人,甚至機械人,以呈現世界大同的世界觀。例如暴雪先後於2017年及2019公佈角色Tracer(閃光)和Soldier 76(士兵76)是同性戀者,此外在人物中亦有患有自閉症Symmetra(辛梅塔),宣揚機械人權益以及機械人與人類平等共處的機械憎侶Zenyatta(禪亞塔),或是有別於女性既定纖細形象的舉重選手Zarya(札莉雅)等等。這些設定展現不同的個體差異和對理想價值的追求,這些消息都引起了玩家之間的討論。在遊戲世界裡要指涉性別、性向或個體差異其實並不容易,例如在暴雪為Tracer(閃光)「出櫃」後,俄羅斯將該段漫畫於該地區完全封鎖,而在遊戲官方討論區中亦有見中傷以及罷玩的留言。

虛擬世界裡的性別特質

跟現實世界一樣,玩家在遊戲裡面也有不同的角色需要擔當。攻擊、坦克及輔助,顧名思義攻擊角色主要是負責輸出傷害,坦克是隊伍的盾牌,主要為隊伍吸收敵隊傷害和保護隊友,而輔助角色則是為隊友提供治療,延續隊友能作戰的時間。相對攻擊力較低和需要隊友保護的輔助角色,大部分玩家偏好能夠對敵方造成高傷害、較講究技術的攻擊型的角色,追求擊倒對方角色的刺激和官能快感,而作為後援的輔助角色在遊戲中的地位往往相對較前線殺敵的攻擊角色為低,角色操作的性質也會影響人們對玩家本身的評價。

電子競技一向予人一種陽剛的感覺,在男性玩家主導的遊戲業界裡普遍排斥女性,認為女性在遊戲競技上較男性弱。事實上,在近年的遊戲直播和職業電競的鎂光燈下,開始有女性的身影。除了本地有名的女子電競組合PanadaCute、Sparkle以及遊戲直播主Rose Ma等例子外,韓國少女Geguri在17歲時簽約成為職業選手,更在2018年成為首位參與Overwatch職業電競聯盟的女性玩家,登上國際遊戲競技的舞台,她們都認為女性在電子遊戲上,能力並不輸給男性,並以自己作為職業選手而自豪。 

Geguri現為Overwatch職業電競聯盟的隊伍上海龍之隊的成員。 ( 網上圖片 )

No brain no aim Mercy main?:遊戲技術的爭議

在講求瞄準和反應的第一身射擊遊戲(First Person Shooter)裡,Overwatch遊戲中有一位名為Mercy(慈悲)的角色,Mercy的角色定位有別於一般的FPS角色,她的操作並不要求很高的射擊瞄準能力,自動鎖定的治療光線和高機動性的飛行能力考驗的是玩家的即時反應和走位技巧,如何穿梭在敵人的戰火間支援以及復活隊友。特別的技能操作風格加上討喜的角色設計,吸引了很多本來不太熱衷於FPS此類槍擊遊戲的玩家群體加入,當中包括不少女性玩家和性小眾玩家。在Overwatch官方討論區中,玩家群曾多次討論如「為甚麼Mercy的玩家大部分是女性」、「Mercy main(主要使用Mercy的玩家)除了按著滑鼠左鍵外,還需要用腦思考嗎」或「Mercy玩家不值得高排名」等等的討論。甚至有玩家認為在講究技術的射擊遊戲中並不需要Mercy這類不需要瞄準的角色,認為槍擊準度才是主要遊戲技術的指標。曾經,作為女性玩家的Geguri被質疑以「自動瞄準」的外掛程式作弊後,在一間受監控的房間直播自己的遊戲情況去證明自己的能力。

有別於一般的FPS遊戲角色,Mercy主要是以自動瞄準的治療光線支援隊友。相對瞄準能力,玩家的即時反應和走位判斷更為重要。 ( 網上圖片 )

在Overwatch的遊戲世界裡有很多關於女性玩家的迷思,例如部分男性玩家認為女性玩家只會使用輔助或者只使用慈悲等外形女性化的角色。即使玩家在遊戲的競技模式中取得高排名,亦會因為其性別而被質疑其能力。早前,有一位以女性名字「Eillie」命名的攻擊型角色玩家取得全美第四的排名,引起玩家之間對這位疑似女性玩家的身份的討論,有人質疑「她」是否使用外掛程式作弊,以及在討論區對「她」出作騷擾。最後發現原來「Ellie」是一位男性玩家的社會實驗,目的是為了挑戰和測試玩家群對高技術女性玩家的反應和態度。

不論在遊戲官方討論區或影片上載網站亦不泛關於Mercy和女性玩家的討論。 ( 網上截圖 )

暴雪娛樂在製作Overwatch的時候,加入Mercy這類的角色是為了讓不同風格的玩家都能享受FPS遊戲的樂趣,同時亦希望Overwatch能超越一般FPS的框架,除了遊戲的娛樂性本身,他們亦希望透過遊戲角色去傳遞平等、自由等普世價值。然而,性別、性取向、國藉、種族等並不是定義我們能力的框架,在遊戲上的性別議論仍然有待更多的討論,而Overwatch亦只是云云遊戲當中的一個例子。將來如果在遊戲世界裡另一位「Ellie」出現在排名首位的時候,人們都能不再因為對方的性別而對其能力存有質疑,那麼誰也不再需要在受監控的情況下去證明自己的清白。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