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種面對死亡的方式】死物:那些死去親人的遺物

這是個太急速太擠逼的城市,連處理逝去親人的遺物也成為一宗難事。

任職公關的阿芷,短時間內失去數位親人,不捨得丟掉親人物件的她只好將一切暫寄迷你倉,但總有要處理這些物件的一日,望著身邊生活已回到正軌的親友們,她有時會好孤獨的想自己是否被遺下的一個,是否只有自己卡在一個洞裡找答案。

一時陪伴阿芷清理親人遺物,同時感慨:我們的城市對待生死的態度是怎樣的呢?如此快速的時代,我們有沒有時間來處理這些感受?

或許你覺得新正頭講生講死不大好,但其實死亡就在人生裡,一座城市亦應有足夠的討論讓一些人好好渡過失去親人的時期。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