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悶專題】婚姻有啲悶:結婚真係有愛?有愛又真係可以結婚?|謝飛亞

作者:謝飛亞

作者按:本文絕對偏激且以偏概全,不喜勿閱

馬克思及恩格斯在《共產黨宣言》曾大力鞭撻資本階級把本身家庭的「溫情」(這點可相榷)變成了純粹的金錢關係,他倆可說是「毀家廢婚」最早的倡議者。

婚姻看似浪漫激情充滿承諾,但十年過後可能有啲悶,食之無味棄之可惜。婚姻看似神聖唯一天長地久,但其實只是一紙謊言,欺人自欺回頭已晚。 起婚姻平權,天下之順流,大勢所趨;人人生而平等,權利無可置疑。但擁有婚權是否一種權平,則成為疑問。酷兒主義者 Jack Halberstam 在其著作中曾尖銳地批評西方同志婚姻的敍述,雖然平權在法律意義上有著進步平等意味,但在社會文化層面則是一種再制壓迫性異性戀婚姻體制的方式。「肯定」婚姻的同時,我們同時肯定了婚姻中的單偶婚姻與核心家庭的價值,並排拒了其他差異的關係形式——人的親密關係為何只可以是單偶性的結盟形式出現?

婚權:虛幻穩定的承諾煙幕

有人會認為,同性婚姻與激進者的烏托邦式關係追求可以是循序漸進式的,並不一定具有排他性。但從我們所知道的歷史敍述中,「放蕩」何時比「貞節」高尚?但「風流」則可與「專一」齊名。婚姻作為律法再一次規限了大家手中的紅線絕對不能開叉了。

酷兒主義者 Jack Halberstam 在其著作中曾尖銳地批評西方同志婚姻的敍述,雖然平權在法律意義上有著進步平等意味,但在社會文化層面則是一種再制壓迫性異性戀婚姻體制的方式。 ( 網上圖片 )

“I DO” 我願意。植物性器官閃亮第六元素男方單膝跪求配合電影式背景(可以是大量氣球、大廈外牆廣告屏、人海戰術諸如此類),再配以金銀時間堆砌的一生人一次,簽署一紙婚書所需的前戲可能足夠一夜百次。離婚協議,則只是一間小房律師文件鋼筆,不需要大肆宣告,就足夠斷捨離。(不過當中可以發生的家庭折磨,請讀者自行腦補。)

在中國,婚姻作為社會體制,不婚遲婚似乎不是一種選擇(因為父母會一哭二鬧三上吊;企業/單位又會以男性是否已婚作為一種能力/升遷參照——不婚男性會被當成一種異類)。大陸相親角的興起,成為一了種婚姻的「買賣」方式,子女們的「婚姻」就這樣被陳列「擺賣」在公園一角。慶幸香港男女似乎仍然相信愛是婚姻的唯一,就算時勢所迫(變成剩男剩女),若非你情我願,都難以「長相廝守」——因為心意一轉,再見就是律師樓。

慶幸香港男女似乎仍然相信愛是婚姻的唯一,就算時勢所迫(變成剩男剩女),若非你情我願,都難以「長相廝守」——因為心意一轉,再見就是律師樓。 ( 網上圖片 )

婚姻只是懶人政府的便捷社會工具

婚姻證書是一種「功能通行證」——當然前提是你所身處的社會的政府願意承認你手上的婚姻證書。不然,就算你與同一伴侶在100個國家簽署同一愛的承諾,香港不承認就是不承認。你們是一生一世的愛?不好意思,就算愛到化蝶愛到化作糞土,我們的政府都不會承認這是「法律承認的愛」。

不要談政治!愛就是愛!抱歉,你臨終時,若政府不承認你們的愛,你不可以見你伴侶最後一面,你沒有權利自動繼承伴侶財產。怕什麼!遺囑早已立好,我們相信香港的法治。抱歉,你愛人的其他愛人(如家人?)可以跟你在法庭拼個至死方休,而你的赢面只有50/50。

大吉利是,我們仍好好的,不要談死嘛。抱歉,假如你的伴侶是外國人,當雙非都可以走一大串程序申請大陸的姨媽姑爹到港「團聚」的時候,你們仍只能天各一方(當然伴侶仍可以經常「旅遊」到港)。當你與愛人為香港努力打拼年年交高額稅金,而且共築愛巢彼此照顧,不好意思,雖然你們猶如事實婚姻,但政府法例並不認可,你們不可享有免稅或其他給予婚姻家庭的相關福利。連涉及巿民人身安全的沉降標準說變就變,政府搬開龍門嘛!幹嘛不修改一下法例,讓愛就是愛,無分界限?抱歉,這些涉及「公眾利益」且對政府管治似乎無甚「利益」的事,就是不變。

婚姻只是懶人政府的便捷社會工具 婚姻證書是一種「功能通行證」——當然前提是你所身處的社會的政府願意承認你手上的婚姻證書。 ( 網上圖片 )

真愛,又何需結婚?

馬克思及恩格斯在《共產黨宣言》曾大力鞭撻資本階級把本身家庭的「溫情」(這點可相榷)變成了純粹的金錢關係,他倆可說是「毀家廢婚」最早的倡議者,他們認為現代的婚姻家庭關係是建立在私人財產之上,消滅婚姻家庭,就是消滅壓迫的其中一種來源。

父母對子女的壓迫,丈夫對妻子的壓迫,這一切都源於資本主義作怪。不是嗎?誰要贏在起跑線?誰希望贏在起跑線?誰要求婚姻是有車有樓養番狗? 進步的社會,在烏托邦願景下,社會承擔了教育的義務,現今婚姻家庭的階級結合,把教育區分成上流(例如國際學校、外國藍血教育)、傳統名校(例如近幾年紛紛直資化)、普通學校等,父母婚姻家庭的階級優勢,基本上決定了孩子接受教育的方式及將來在資本主義的生存路徑。堅持維護「傳統婚姻家庭」者,要不是渴求保障他們的既得利益,就是被資本主義荼毒,看不見美好社會變革的可能。

的確,真愛是彼此雙方的事,如果你不是抵不著社會旁人冷言冷語無情目光,或奢求上述各種因婚姻帶來的各種便捷,何需結婚?沒有婚姻,大家努力尋求雙方共處之道,而不是只按著沉悶的婚姻劇本,在平等溝通的共識之下偶爾找點樂趣,甚至多人同行,法律體制雖不承認多元關係,但儘管千夫所指,仍然沒有人能奈你們什麼何。既然婚姻只是沉悶的工具利益計算,倒不如認認真真享受每刻親密關係,談個激情做個愛?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