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音樂成了奧斯卡的主角 ——— 從 Lady Gaga 及《波希米亞狂想曲》談起

第91屆奧斯卡於上週落幕,不出意外,以英國樂隊 Queen 主唱 Freddie Mercury 生平為題材的《 Bohemian Rhapsody 波希米亞狂想曲:搖滾傳說》成為該晚最大贏家,連奪四獎;而流行樂女王 Lady Gaga 則憑著〈 Shallow 〉贏下最佳原創歌曲獎項,有網友感嘆後者與其畢生崇拜的 Freddie Mercury(由 Rami Malek 飾演)同時贏得小金人,是一種命運的巧合。這雖然是個有點煽情的說法,但也令人再度想起兩者之間的淵源。

眾所周知,Lady Gaga 這個藝名正是源自 Queen 轉型 synth-pop 風格的名曲,收錄於1984年專輯《 The Works 》的〈 Radio Ga Ga 〉,而雙方的關聯也不限於此。Lady Gaga 貴為流行音樂史上最張牙舞爪的” Mother Monster ”,自出道就直接把「戰衣」用作她攻破音樂框架的利器,以造型抒發己見;而深得 Queen 原主唱 Freddie Mercury 深入民心的「二撇雞 + 短髮」造型,其實是呼應當時男同性戀群流行的”clone look”,雖然 Freddie 生前無正式出櫃,卻早於1980年的唱片封面剪掉長髮示人以表心跡 ———— Lady Gaga 則是我們這個年代最公開支持 LGBTQ 性小眾權益的音樂界名人之一。

回說兩者以不同方式成為今屆奧斯卡主角,更突顯了音樂近年在電影業中擔演愈發重要的角色,最佳電影《 Green Book 綠簿旅友》雖然銳意採討美國長年的種族衝突議題,但它同時是一個環繞音樂家如何與時代相處的故事;而另一入圍話題作《 Black Panthers 黑豹》雖說有 Marvel 的龐大市場撐腰,然而由 Kendrick Lamar 主理的電影原聲帶也是使該電影在年輕人間維持討論熱度的關鍵。今屆最佳動畫,被譽為歷來最佳蜘蛛俠電影《 Spiderman : Into The Spider Verse 蜘蛛俠:跳入蜘蛛宇宙》除了出色的劇情處理和製作水準,其多首 hip-hop / R&B 向的電影原創歌曲可說是更具玩味更能體現年輕人口味。

音樂「入侵」奧斯卡?

這個改變可以說是從2014年的奧斯卡俏俏出現。

當年的最佳電影是透過追溯黑奴往史鑑古知今的《 12 Years A Slave 被奪走的12年》,Matthew Mcconaughey 以《 Dallas Buyers Club 續命梟雄》的精湛演出封帝,而 Cate Blanchett 則以 Woody Allen 執導的《 Blue Jasmine 情迷藍茉莉》榮登影后。一如以往,紀錄片並不受人注目,因此我們當時並未留意到長片及短片兩個獎項得主均都是以音樂為主題:分別是聚焦 Mick Jagger 、David Bowie 、Bruce Springsteen 、Ray Charles 等人過往的御用伴唱歌手們生活的《 20 Feet From Stardom 我就嚟是歌手》,和記錄了二戰納粹德軍集中營中最年長的倖存者,當年109歲的 Aliza Sommer-Herz 故事的《 The Lady in Number 6: Music Saved My Life 》,由她講述鋼琴以及音樂是如何救了她一命。

而前一年的最佳紀錄片,則是在香港上映時反應熱烈的《 Searching For Sugar Man 尋找隱世巨星 》;同樣地,2016年的最佳紀錄片《 AMY 》講述了以故騷靈歌星 Amy Winehouse 的故事,香港觀眾也頗為受落。

2015年,光頭惡漢 J.K. Simmons 憑著《 Whiplash 鼓動真我》中的激情表現贏下最佳男配角,劇情講述一個音樂天才少年的掙扎與困惑,亦加深了大眾對敲擊樂的認識;無獨有偶,該年最佳影片《 Birdman 飛鳥俠》除了技驚四座的仿一鏡到底式拍攝手法,相信大家都對貫穿全場的爵士鼓聲響印象尤深。

同樣由《 Whiplash 》導演 Damien Chazelle 執導的《 La La Land 星聲夢裡人》雖然在2017年頒獎禮上經歷了可謂奧斯卡史上最尷尬的「頒錯獎事件」,但當晚有看直播的觀眾大概都會記得自己在澄清前的數十秒間對《 La La Land 》獲獎不太感意外,正正是由於大家都已經習慣了音樂在電影中的比重; 事實上,Emma Stone 當晚擊敗前輩 Meryl Streep 、Isabelle Huppert 和 Natalie Portman 等人奪得最佳女主角,若她活靈活現的歌舞演出不被業界評審重視,想憑該戲封后可謂難於登天。

除了以音樂為骨幹的電影,現在音樂也有著愈來愈吃重的角色,譬如去年爆冷成大贏家的《 The Shape of Water 忘形水》,除了有一個熱愛音樂得嘗試以黑膠唱片和異族溝通的女主角,甚至有一個令人聯想起2011年奧斯卡最佳電影《 The Artist 星光夢裡人》的演唱橋段;同屆奪得最佳動畫的《 Coco 玩轉極樂園》更是見證不同角色由頭唱到尾,獲頒最佳原創歌曲的那首〈 Remember Me 〉旋律動聽,更是帶動劇情轉折的重要線索。說到以歌入戲,去年大熱的入圍電影《Call Me By Your Name》除了讓我們見證驚艷世人的美少年 Timothée Chalamet,一首盪氣迴腸的〈 Mystery of Love 〉也讓人念茲在茲,作曲及演唱者為以多產(並優質)見稱的美國獨立音樂人 Sufjan Stevens。

直到今屆音樂元素幾近成為整個奧斯卡頒獎禮的主調,外媒亦開玩笑地以” Oscar-or-is-it-Grammy “去形容今屆奧斯卡,無怪曾傳出製作組曾銳意減低今屆頒獎禮的音樂元素以避免觀眾失焦,背後的考量也是能夠理解。至於音樂在主流電影中抬頭是否好事呢?還看電影工作者們能否善加利用,而不是一窩蜂錯把主題曲/原聲帶( soundtrack )當作票房保證的捷徑了。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