衫著人定人著衫? Givenchy教你穿得自在與優雅

Givenchy懂得女人怎樣才自在,所以知道什麼衣服最能發揮一個女人的氣質。

今天是Givenchy創辦人Hubert de Givenchy逝世一年之 日,從25歲開始自己同名品牌,到 1988 年將品牌賣給 LVMH 集團,再到 1995 年正式離任創意總監,四十多年專注於自己喜歡的時裝業。人人談到Givenchy,都喜歡提到另一位名女人柯德莉夏萍,他們成了時尚界公認的黃金組合,因為Givenchy為柯德莉夏萍數團套電影設計的戲服,都令後者的銀幕形象成為經典,當中尤其不能不數《珠光寶氣》(Breakfast at Tiffany’s),柯德莉夏萍的小黑裙後無來者。

但卻不是前無古人,三十多年前的Coco Chanel, 同樣以小黑裙配上珍珠項鏈,兩人的配飾同樣有香菸,只是香奈兒小姐叼著香菸,而柯德莉夏萍則手持幼長菸嘴,前者型格後者高貴。


總覺得Givenchy的故事裡,除了柯德莉夏萍,少不了另一個女性香奈兒,當然不止因為他將小黑裙發揚光大,亦在於他們對女性穿衣的看法一致。

前陣子剛離世的Karl Lagerfeld是使得Chanel延續下去的人,但總是在想,對比起維持品牌不變,變革或許更是她的關鍵詞,當然她的變革緣自想女人可以更好的成為自己,無論很早就穿起褲子,還是推出簡約的帽子,寬鬆的剪裁、用男性穿開的布料做衫⋯⋯她都是想以衣服成就女性,而非女性為了穿衣委屈自己。時值1926年,香奈兒因記念早逝情人Arthur “Boy” Capel推出小黑裙,被美國人稱為Chanel’s Ford,直指小黑裙如同福特汽車般經典而功能強,功能性當然可理解為女性穿上這裙子,各個場合亦合適,方便融入現代生活。

而Givenchy或許分享著與這前輩同樣的對女性的看法,他曾說過:「裙子必須配合女人的身體線條,而不是女人的身體去配合裙子線條。」(The dress must follow the body of a woman, not the body following the shape of the dress),說的既是設計衣服的功力,何嘗不是一種穿衣態度——不為物役。

而談到Givenchy,你以為談的是時尚,其實最難能可貴的在於,他擁有在現世早已散失的優雅的哲學。

(Photo Source: James de Givenchy

對比之下,Givenchy的同代人Karl Lagerfeld就曾因評論英國歌手Adele的體形而引起過爭論,而且他才不信奉要由衣物去配合身體,他信奉的是你有多想穿一件衣服,就盡力把自己變成穿得下這衣服的身型。

1952年的Separates亦令Givenchy首登Vogue. (Photo Source: Vogue)

Givenchy不是這樣,在小黑裙之外,更值得談論的還有他個人品牌首個春夏系列,發佈於1952年的Separates,顧名思義,就是將女性衣物分為上下裝推出,不再如以前的女裝般需要一套完整配搭來穿,現在可以這件上衣配那條褲子,或這件裙裝配衣櫃裡已有另一件上衣,這樣女性就可擁有更自在的人生——非由他人決定你穿什麼,而是你可以自行配搭。

當巴黎時裝屋人人推出套裝,Givenchy開創新局面,1952年裝出上下裝分離的女裝系列。包括一套白色針織衫配黑色短裙,一套organza襯衫配黑色長裙,以及一套黑色花邊毛衣配黑色條紋筒裙,九個item可分開配搭。(網上圖片)

香奈兒小姐,很早就穿上褲子,亦希望其他女性穿上褲子,簡約而優雅。Givenchy同樣希望女性在簡單的配搭中,順手拈來就穿得恰好又時尚,關於女人的衣櫃,他就曾說過只要有簡單的雨褸、套裝、褲裝與毛衣就夠了(All a woman needs to be chic is a raincoat, two suits, a pair of trousers and a cashmere sweater)。

失落的優雅哲學

談到Givenchy與香奈兒,你以為談的是時尚,但其實最難能可貴的在於,他們擁而現世早已散失的優雅的哲學。

香奈兒曾說過:「一個女人可以穿得太隆重,但不能過份優雅。」(A woman can be over dressed but never over elegant. )優雅是一種分寸的把握,而非一種可由錢財堆砌的繁複,反而可能愈簡單愈易達到——比如一條小黑裙。

小黑裙之重要性,或其被美國稱為時尚界的福特汽車,或許更在它如福特汽車般使得階級流動有了可能性:當一個女子身穿小黑裙,你再也難以身上物斷定她的出身與處境。一條小黑裙,如此民主、簡便而容易製造,怎樣定貴賤?在長久的貴族時尚史後,現代時裝傾向了大眾那一邊,香奈兒把握這時代精神——又或應該說,她本身就是這時代精神的體現,她不就是孤兒院出身,而一生自強的例子嗎?

Givenchy不同的是,他出身貴族。差不多是在香奈兒推出小黑裙後,Givenchy於1927年出生於法國瓦茲省,父親是世襲侯爵,親戚多有收藏藝術品,使得他自小就能分辨好品味與壞品味,而母親來自織錦手工坊世家,則讓他少年時就俱備要成為一個好設計師需有的對物料的敏感。1945年,還是美術學校學生的他,就已經開始在Jnoques Fath的工作室實習,之後由Robert Piquet、Lucien Ldiong到Elsa Schiaparelli他都共事過。

年輕時的Givenchy充滿貴族氣質。(網上圖片)

到了50年代,他的世代正式來臨。那不在於他於1952年開展自己的時裝屋,而是他恰好對應上了轉變的時代。Givenchy處身的50年代比香奈兒的20年代更進一步,社會將會翻天覆地的改變。他與之前的高級時裝屋的設計師不一樣,他不抗拒美國荷里活夢工場,不抗拒自己設計的衣服穿在總是飾演想走進上流社會的女孩的柯德莉夏萍身上,因為這種希冀躋身中產或上流社會的心態,就是當時社會的面向。

60年代學運連綿,Yves Saint Laurent從風暴中看出街頭時裝的重要,將之融進他的設計中。而Givenchy則早於1954年推出Givenchy Université,將奢侈服飾成衣化,六十年代更是成衣與高定同步進行,奠定了其後巴黎時裝屋的路向,亦使得高級時裝的階層流動性更大。

穿得時尚太虛無,當香奈兒跟你說風格,Givenchy說優雅,其實他們著筆的都不是衣物,而是人,人怎樣在衣服裡找到自己。像一件雨衣、兩套套裝、一條褲裝、一件毛衣,普通女孩亦能置上,但怎樣配搭則看個人前因後果了。

老去的Givenchy與柯德莉夏萍一樣優雅, 後者穿乾濕褸加褲裝,十分自在。(網上圖片)

LVMH 集團總裁兼首席執行官 Bernard Arnault後來評價 Givenchy時說他:「完美結合了兩種難能可貴的特點:創新和優雅。」

創新不難,創新而保有優雅,香奈兒與Cristóbal Balenciaga後,就有他。

一時 ONCE 特約插圖畫 Isatisse 這樣畫 Hubert de Givenchy。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