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遊者】他戀上南美,攝下流光幻影(一)

編按:自稱陳伯的香港時裝設計師Silvio Chan於南美展開一連兩個月的旅行,在途中,他以其private eye發掘日常南美裡靈光乍現之美好,隔著大半個地球,來讀讀Silvio Chan的路上隨筆與他所攝下的美好風光。所有照片除特別注明皆為Silvio Chan所攝。

痛苦九小時長途飛行開始,Frida museum我來啦。

一天三十八小時,因為咁,我會記住一月十五日這一天,香港和墨西哥時差十四小時,中午抵達墨西哥機場,check in後,抱頭大睡了一場,醒來不知身在何處,走出旅店,才真正感受到墨西哥的氣味,陳伯真的到了中南美,hola。

城市未化妝的樣子,與Frida永恒的痛與美

在橫街窄巷亂走,經過首都墨西哥城的post office,強烈感受到當年西班牙殖民時期的霸氣。進入西班牙語的世界,英文完全失靈,但不影響我逛書店,走入中古書街,一片書海,一個轉身碰跌了,身後一本書落在腳前,正是Frida 自傳。

墨西哥冶安臭名遠播,扺步當天步步為營,看見四周都有警察站崗,人數之眾多過7-eleven,心𥚃又安心又擔心,治安好的話那需要這麼多警察,但沒有這麼多警察治安又點會好。二天下來,陳伯懶醒了,大膽了,一大清早周圍貢,看看城市剛醒來未化妝的樣子。

今早在酒店門口旁的地上坐著一位老婦,向在旁每一位經過的路人叫賣她的香口糖和小吃,我站著google今天的目的地位置,差不多半小時過去,沒有做成一單生意,我看她,她低下頭,我走過去問她,為何不向我兜售,我拿了她一件小點,把身上的零錢全給她,然後匆匆往metro方向離去。

如果你有另類偏好,快來坐墨西哥城地鐵,今早繁忙時段陳伯坐上地下情慾快車,每次到站,一堆人瘋狂擠下車,上車的人發矛迫入車,車內男男女女人肉面對面,前頂後貼,畫面比電影加里古拉更荒唐,既然逃不掉,改變不了,不如排隊時挑一條多自己心儀的人龍,就算失身,都無禁慘。明天會再搭。

城市又醒來,人們趕著上班,上班前會在大街上吃上墨西哥大媽做的普羅大眾早餐,粟米餅上加上自選,最後點上青檸和紅chilli 粉。

墨西哥國立博物館很棒,枯萎殘舊的建築上展示多彩鮮豔的現代普世價值,視覺的衝擊引發觀看的思考。這樣的視野與膽量,香港政府曾經擁有又失去。

黑西哥城博物館很懂展品擺放的藝術,看展櫃的玻璃折射就知道,近乎沒有,這種效果連日本,法國也做不到。

然後終於來到了,真的來到了Frida Kahlo Museum。

提早一小時半到達,看看周圍的風景,拍一下museum外牆的Frida 藍。因為museum不准帶包進入,所以沒帶腳架,看見旁邊有一型妹,叫她幫忙take picture ,效果很好呢,真是找對人。找一間附近的cafe坐下來休息一下,一小時後就能親眼見到偶像的作品,好開心啊!

站在Frida家𥚃,有一種莫名的魔幻感,如像在Frida 家裡遇見Comme and Gaultier。

痛苦的時尚,The Frida style。

眾多展品中,最令陳伯觸動的是床,靠床頂的鏡子倒影進行繪畫,因此她的畫與現實左右相反。還有Frida的畫室,Frida 的畫很醜,醜比美偉大,因為它更能打動人心。

畫家畫出了畫,Frida畫出了生命。

Frida房子有一個中庭,綠色仙人掌藍色牆,黃色地板猛太陽。她的wardrobe紅紅綠綠女性化,但陳伯最鍾愛的是她穿起一身西裝男仔頭。牆上的照片是Frida 與她的家人和愛人。Frida家𥚃還擺放著大大小小的紙扎骷髏,沒有死亡的禁忌。

前中央美院研究生導師陳丹青說得好,很多大師的技巧不如一個美院學生,陳伯心有同感。技巧是用來協助表達思想,不是藝術終極追求,足夠了就可以。Frida的掃描根底不怎麼樣,不及深圳大芬油畫村的畫師,正是這樣,清楚說明Frida的偉大不在技巧,而是內容,大芬畫師畫出GDP,Frida畫山了內心。

墨西哥品味:死亡、情慾、革命

來到國家電影院,正上演被喻為墨西哥百年狐獨的電影Roma。墨西哥國力強不過中國,但品味比中國強一百倍。

殖民地成長的香港人沒有國家觀念,香港人不愛國,因為不值得愛,香港人愛的是普世價值,陳伯來到墨西哥看降旗儀式,感受當地人民尊敬他們的國家,那份敬意不能用壓迫,強權可以取得。

此趟南美之旅中,亦不乏常碰上示威、遊行等。令人想起地球另一邊的香港。

死亡,情慾,革命為創作題材,墨西哥政府非常正面,國家博物館有大量展出,反觀香港政府,一味禁禁禁,好像看不見就等於不存在。今次Alternatif 設計師創作在香港被禁,令人感到非常遺憾,至於是藝術還是色情,觀者自會判斷,不好的創作設計師終被社會遺棄,不用你禁禁禁。(編按:Alternatif設計師楊展於香港會展的時裝騷中,原本起用的肥妹仔模特兒被勸不要出場)圖一至三是墨西哥人在國家博物館展出有關性,死亡與革命的創作。圖四是香港時裝周rehearsal 時照片,最終不獲演出。

來到人類學博物館。站在中庭的大瀑布,感受穹蒼落下的雨滴。墨西哥人類學博物館官方的Banner是上有波下有雀雌雄同體的雕像,這樣的胸襟再給香港一百年到唔敢做。

Mexico古文明的headpieces 好吸眼球,墨西哥羽飾靚到七彩,唔洗試包起佢。墨西哥人類學博物館最重要的是暦法石,又稱太陽石,是阿茲特克(Aztec)人留下,它記錄了宇宙觀下的世界歷史,太陽神的浮雕位於中心,四個太陽(虎、水、風和火)圍繞在太陽神的四周,每個旅客必到此打咭,看後帶著一頭霧水離去。

如意紋不是中國獨有,三腳四腳杯在墨西哥文明同樣被發現。每個古文明都能發現面具,戴上願能永生,肉身早已腐爛,留下的只有面具。中國有萬佛牆,而墨西哥有萬骷髏頭牆。

離開墨西哥人類學博物館後,陳伯走錯女性車廂專用的平台,等候時已經感到不對,點解噤少人而且身邊只有女性,不久背後有把粗暴的聲音發出,雖然唔知佢意思,估到大概叫我滾。墨西哥metro不報站,西文個個樣差不多,記不下,唯有數站,數下數下又亂了。

墨西哥城喜歡用粉紅色,一座香豔的城市,地鉄車廂,的士都用上,滿街上都是的士,像移動的內褲。

墨西哥地道小吃,粟米餅加上cheese and chill。

墨西哥人其實很友善,來了三天,的士司機,問路,購物,換錢,警察都非常幫助,連街頭兜售的人都不會死煩著你,只要你不要,他們會自動行開,當然包包還是要多加看管。今早要離開墨西哥城到南方坎昆,飛行二小時半。

朋友問一個人去旅行不孤獨?問得出這種問題的人應該不適合獨行,繼續享受你的羣居生活。孤獨興快樂是相對,擁有最大孤獨的人,一定曾經擁有最大的快樂,生命短促,為了完整自己,唔乸得閒應酬别人。

南方坎昆:離開墨西哥前偶遇的物與人

抵達Cancun,check in後去車站買明晚往Palenque的票,Palenque是瑪雅文明重要遺址,因被森林覆蓋,避開了西班牙殖民的破壞,墨西哥沒有铁路,除了飛機,就是十三小時長途車才能到達palenque,痛苦啊,今晚要好好休息。好在墨西哥的長途車公司ADO,first class如飛機般豪華,坐椅闊,有電影和廁所,仲有得叉電。

到了加勒比海岸Tulum,海鷗的對岸是哥倫比亞,百年孤寂作者馬奎斯出生地,拉丁美洲以魔幻著稱,陳伯在這裏看海鷗並不孤寂,感覺魔幻倒是真的,出生在灰懞檬的香港,不知世間原來可以如此乾淨。

墨西哥披上惡名好無辜,一週下來,遇上的人都非常有禮貌,酒店,車站,餐廳都很幫忙。說治安差,與深圳比較,這裡是天堂。其實治安差主要在北部與美國接連的邊界。

很喜歡看街頭自製當地食物,原來墨西哥都有糭子。

我的backpack 好簡單,一件外衣,一條長褲一條短褲,一件長䄂Tee一件短䄂Tee,跨越半個地球,晨早一杯黑咖啡,輕裝上路。早上我們相遇在小小的Tulum候車室,陽光落在每個人的肩上,有的安然地坐著,有的擔憂車票的問題,有的來回兩頭走,微風吹拂,然後我們各自離去。

今早進入熱帶森林Coba,尋找瑪雅遺址。這裡真的很美啊,不知名的史前動物在森林四周神出鬼沒。

走著走著來到一處古怪又極具型格的地方,懶洋洋的狗狗睡在沙發,形狀不一的枱椅亂中有序擺放,坐下來,隨著音樂我也隨意亂點了我的晚餐。

墨西哥男裝帽子大得誇張,配上窄窄的西班牙式鬥牛服,西式剪裁殖民到拉丁美洲的一次魔幻组合。

第三樣戰利品骷髏stone,加上昨天的木雕骷髏和前天的草織骷髏,陳伯很是滿足,今晚一定睡得香。

平民百姓屋企外牆的塗鴉,沒話說罷,看看深水埗勞師動眾塗了甚麼。

今早鎮上閒逛,發現一間型格hostel,老闆一定是Frida超粉,有生之年再回來,一定住這裡。

早上閒逛。還有發現這家打扮成森林的小旅館,地方不大但很會利用空間,最吸引還有它的廚房,供應新鮮美味食物,一份沙拉早餐約港幣三十元。

Traveler meets traveler.
旅途中向他人學習生活,他是英國人,在拉丁美洲已經走了年半,說一直走下去,互道Hola,又各自上路。

墨西哥有亡靈節,從日常生活到藝術創作,骷髏頭多過Hello Kitty,西哥的骷髏文化不是現代產物,瑪雅遺址有出土。反觀中國對死亡避而不談,諸多禁忌。Shopping shop 到加勒比海,戰利品草織骷髏。第三樣戰利品骷髏stone,加上昨天的木雕骷髏和前天的草織骷髏,陳伯很是滿足,今晚一定睡得香。沒有hello kitty的國家,墨西哥人喜愛骷髏成瘋,死亡成為生活一部份,死得cute, 死得文青,死得波希米亞,悉隨尊便。

被考古學家推測世界末日的瑪雅暦法圖騰碑,瑪雅文明一年只得260天。
五小時車程,微雨中扺達瑪雅遣址Chichen Itza,整座遺址是瑪雅暦法,聽著導遊解說91級梯級✖️四面再加上頂塊共365天,似吹水多一些⋯⋯

去古巴不需簽證,但需要買證,唔可以寫錯,寫錯要重新買過一張,美金25元。陳伯唔識西文,機場哥哥仔幫我填寫,咁嘅服務態度就對了。

和很多人說Hola,和很多人道別,看過千年古跡,踏過蔚藍海灘,朝拜Frida故居,穿越人類學博物館,遇過史前巨蜥,𣈱游億年天坑,真想一直走下去,墨西哥旅程始終到尾聲,明天飛古巴,新旅程即將開始。

旅行很艱苦,艱苦令人謙卑。看過了,明白人很渺小,要懂得找到自己位置。

未完待續,下集繼續南美之旅,下趟旅程——古巴。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