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黑體是古天樂、香港北魏是渡邊直美,插畫師將字體擬人化 – 一時 ONCE

編按:題目為一時 ONCE編輯所擬。其他平台 / 傳媒 如欲整篇轉載至自己平台可以聯絡 一時 或 原作者 Hana Anja

近日在讀香港設計師陳濬人與徐巧詩合著的《香港北魏真書》,覺得北魏體這種字體好特別,聽下去或者陌生,其實香港很多當舖、老店都以這種字體為招牌,因為這字體剛健有力,充滿霸氣,離遠就能在眾多招牌中突圍而出。這字體見得多卻未必知道它的名字,跟朋友形容了幾次,他也捉不到這字體的特色,靈機一觸,忽然想如果字體如人,每種都有自己的性格,香港北魏大概就是渡邊直美——你沒可能看她不見,她總是充滿個性,北魏真書就是勾勒剛猛卻又不失圓潤之感。

如果香港北魏充滿個性,那常常用的新細明體又是誰?很多人覺得用新細明體很方便,卻不知道這字體有其本質上的問題——字體設計師許瀚文就寫過,為甚麼不推薦新細明體,因為筆劃特別細也特別尖銳,所以用在版面上感覺閃爍、刺眼。老師傅會稱新細明體為「排骨字」,這有其歷史原因,因為新細明體模仿的字體,在電腦還未出現前的植字機,會在拍照時,把這字體變粗和把尖角微微圓潤化,如像添了肉地,但照搬為電腦字後就沒有修正這問題,所以就像排骨字了。現在新細明體大概是最普通通用的字體,看不出有什麼個性,若要擬人,想來想去唯有仍在拍葉念琛電影時的阿寶鄧麗欣最有這種感覺,不過現在的她開始自己的性格了。

相對新細明體,粗黑體就是將文字骨架加粗並維持筆劃造型粗細一致,簡潔、容易辨識,亦有穩重的感覺,這樣橫直一致,還不是古天樂嗎?而最有香港情懷的除了香港北魏,大概要數地鐵宋體了,真是如像陳奕迅的歌般,由細到大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MTR Sung是香港地鐵公司設計並專用的一款宋體,平時地鐵站月台牆壁上的站名就是地鐵宋體,唔講唔知,這還是全世界唯一的中文地鐵標誌呀,可惜的是兩鐵合併後,有些標識已由港鐵宋體慢慢轉為華康儷中宋。

朋友問,那麼其他字體又是怎樣?少女體是永恆不老的阿Sa嗎?有哪種字體最有林青霞的氣質?再想想。

《香港北魏真書》令大家更關注街道招牌上正在消失的多種多樣的字體。

香港北魏真書
作者:陳濬人、徐巧詩
出版: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
了解更多

造字記
城市裡充滿不同字體,你又有沒有留意招牌上的特色字體正在消失中?

更多字體與城市的故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