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夫」- 陳果的行為藝術電影

雖說電影「三夫」是陳果導演「妓女三步曲」系列的最終章,但畢竟「榴槤飄飄」和「香港有個荷里活」已經是十多廿年前的事,印象也已變得糢糊,所以看「三夫」時亦只作一套獨立的電影來看。

「三夫」絶對是一齣標準陳果程式的電影,拍出來亦非常陳果。對陳果導演和他過往作品不太認識的觀眾甚至可能會覺得惡頂。要解構陳果程式,我會作如是觀:輕喜劇的調韻,地道香港市井草根的視點,謊誕甚或重口味和偏向黑暗的表現手法,編出一個故事去提問或述説他作為一個香港人,從香港的政治或社會現象和問題中觀察得出的反思和硏判。「三夫」亦是採用了同一條方程式。不同的是,「三夫」這套電影似乎比過往作品放入了更大量而密集的暗喻訊息在裏面,很多設定都看到其符號性用意。

要欣賞(我說是「欣賞」,並不單是「觀賞」)這電影,首先要將所有「物化女性」、「女性主導權」、「低俗市井」、「身份認同」、「消費女性胴體」等標籤性的套板觀念統統拿掉,因為都是無關宏旨。也不要被「過量性愛場面」、「毫無美感」、「意識不良」、「惡心」等坊間海量的影評評語影響,因為這些表象性的原素都是導演述説他故事的核心工具。拘泥著無關宏旨的標籤便會前設了一道屏障,阻礙了深入故事裏面接收導演和編劇在電影裏埋藏著的大量訊息;右腦情感區域太被表面原素影響則會阻礙左腦邏輯區域的運作功能。雖知每一個人說話所愛用的詞藻、操詞、表達方式、語氣都有自己慣用的一套,導演說故事的套路也一樣,特別是風格強烈的導演,都有自己近乎簽署式的表達方式。陳果一向的電影語言就是市井草根,自香港製造便已如是。對不同的現象、議題或意念,陳果都足用一個非常草根甚至近於低俗的視點和帶一點粗野的畫象和鏡頭去講他的故事。期望優雅對白和文藝畫面的話,陳果電影可能不是你杯茶,購了票入場就當是支持本地電影好了。

三夫故事裹含的政治隱喻(甚至有些人説是明喻)明顯不過,但當導演本身還沒有親自作明確解釋,任何解讀都只是主觀臆測,不能太認真地去將每一個細節逐樣對號入座,然後用自己的譯本作為基準而對導演的用意作抑揚褒貶。一切沒有對錯好壞,只有喜歡與不喜歡。

這齣電影為我帶來的樂趣是一種互動過程中得到的啟悟。看完電影之後,大堆問號在腦海盤旋,亦和很多人一樣從大量符號化訊息的人物、內容、場景裏面,嘗試素描出整個故事的邏輯框架,再由這個邏輯框架去推拷導演在故事背後想要表達的説話。不過要清晰地記得這大量零碎的符號碎片,不看他個三幾次不足以好好牢記,之後才能全面地作邏輯解構,抽絲剝繭,跟著才可以推敲出一個可能比較接近導演原意的內在隠喻,簡直工程浩大⋯⋯還是算了吧!拈花一笑,心領神會就好!有機會認識陳果導演和紀陶編劇的話直接問他們好了。除此之外,亦覺得整部作品的亮在並不在於謎底,而是導演去設計這個故事和製作一件這樣的作品的過程才是其價值所在。這已是一個近乎欣賞行為藝術的觀賞角度和心態。

姑勿論小妹的三位夫婿是在説三段不同時期來到香港落地生根的香港人,還是舊中國、英國和香港人的管治政權、在中環皇后大道中和畢打街交界的性愛場面有甚麼符號意義、為何將盧亭魚人和香港人作宿命性連結、又或者阿三説小妹「唔會同人爭一吋領土」所指的是甚麼,一切都已經不是重點所在。重點是:有一位導演將他眼中所見的種種社會現實狀況套上一重比喻作為代碼,導演和編劇只是白描這套代碼去發展成一個故事。觀眾看到這個用代碼加密了的故事覺得謊謬怪誕,其實有否想到,真正怪誕的是不是故事本身,而是被這寓言故事影射的現實狀況?故事畢竟只是現實紋理的延伸而已。

女主角曾美慧孜是一位十分勇敢而專業的演員。香港本地女演員一般珍惜羽毛,對後續發展會有更多顧慮,我看不到有哪位會夠膽擔演小妹這角色。除了要有足夠體力應該大量的性愛場面,要演譯這位智障性癖又擁有喜怒哀樂情緒的小妹是對演技甚高難度挑戰。曾美慧孜在戲中的表現雖然離完美還有尺距之遙,但技巧上完全做到要求,雖然仍然感覺到演員因爲缺乏了那份對香港本地土生的情感羈絆,而沒法將這份情感注入對小妹的演繹,是一點美中不足,但亦是非戰之罪,她贏得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主角亦是實至名歸。

導演陳果仍然是用他的標準架式去説他的故事,只是故事不同,出來的觀瞻也不一樣而已。有人會喜歡,有人會厭惡、有覺得太低俗、有覺得太惡頂、或不知所謂、或會心微笑….統統都可以。陳果就是陳果、就是陳果。

作為香港人,我會因為香港能出一位如陳果這樣獨角獸式的導演而覺得驕傲。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