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言老師】你有沒有好好想過生死?

//我們兩個都是老師,都想這個小朋友可以成為無言老師,讓一班未來醫生去嘗試動刀、動手術,我寧願他們在一個已經沒有生命的BB身上去嘗試、去做錯一個手術、下錯一刀,也比成為醫生時在有生命的BB身上去做手術時出錯好。//

過去幾個月疫情關係,辛苦了一班醫護人員,但作為市民我們也一樣可以有所貢獻,因為他們在成為醫生之前也曾受益於無私的香港人(香港人本身就好有愛),說的是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的「無言老師」遺體捐贈計劃,除了讓醫學生在解剖教學上有學習樣本,無言老師的遺體也讓他們在學習過程中,學懂如何尊敬別人的遺體,以至學習尊重人的一生。

這些無私的香港人當中包括朱瑋恆的父母與孔可珍婆婆。朱子溢與太太陳頌恩出身教師家庭,本身也是老師,懷孕期間得知瑋恆天生沒有頭蓋骨,出生不久後就會離世,仍決定生下瑋恆,並為瑋恆登記為無言老師,遺愛人間。

而無言老師關均賀的太太孔婆婆喜歡安排自己可以做的事,無論是為丈夫安排追思會,還是一早與丈夫一起登記為無言老師,這些都讓孔婆婆十分滿足,因為她覺得有福氣的人才能給予、才能與他人分享。

《無言老師——遺體捐贈者給我們的生死教育課》一書的作者伍桂麟認為與無言老師家屬同行的這段路,讓他思考更多生死,也希望在怯於與家人談身後事的香港推廣更多生死教育。如果你也想跟親友談生死,卻未能開口,可以購入此書: rb.gy/mskqy2 送給他們,也可以追蹤「生死教育 X 伍桂麟」,理解更多相關議題。

▍更多生死教育資詢:
追蹤「生死教育 X 伍桂麟」
遺體捐贈網上登記

《無言老師——遺體捐贈者給我們的生死教育課》
作者:陳新安, 伍桂麟
出版:明窗出版社

【讀死書:無言老師】
為什麼我們需要讀一本有關死亡的書?死亡是一個點,生命卻是一條線,怎樣在死後將這條點繼續延續下去?一場有關我城生死教育的對話,一本充滿生命之重與輕的書。

了解更多無言老師故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